您所在的位置:首页>今日天行>媒体关注
《金融时报》:一步 拉近金融与文化创意产业的距离

123

刘志鹏和他的公司一等就是6年,期间,不时有人和事情向他“证实”:“这不是银行应该做的事情”、“银行不会冒这么大风险”时,他并没有放弃,而在无数次碰壁以及希望落空后,他甚至也开始动摇,“这一步太难了,银行根本不可能迈出来”。

刘志鹏是一家名为天津福丰达影视科技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丰达”)的副总经理,“影视”作为文化创意产业中的一个重要分支,虽然具有较高“知名度”,却很少能够出现在银行的客户名单中,对此,刘志鹏解释说,“虽然我们向不同银行提出过贷款申请,得到的答案却是出奇一致:如果没有有效抵押物的话,就不可能获得贷款。

就在福丰达四处碰壁时,天津市本地的一家银行却出人意料地在20106月迈出了这一步,而此时,就连他们自己也认为,“文化创意产业是一个新领域,我们也在摸索。”

那么对于福丰达及这家银行来说,这到底是怎样的“一步”呢?

一步之难

很多人看来,以“影视”为代表的文化创意产业是一个矛盾体:风光无限却难掩频遭冷遇,高投入回报率却同时伴随高风险。

虽然已经得到了银行的资金支持,刘志鹏还是不能忘记原先的“苦日子”,公司成立以来便一直受到资金问题的困扰,我们的资金状况是:如果有钱拍片子,就会没钱来买设备;如果有钱买设备,就会没钱来买或者租场地;有了场地、设备,又需要投入资金来增加人手。他说,企业的发展始终受到“资金的桎梏”。

这种“资金桎梏”具有普遍性。很多业内人士均表示,即便是拥有上亿元票房号召力的著名制片人、导演也一样为资金发愁。

那么这个行业的融资问题又是怎么解决的呢?与具有高科技、时尚等元素的影视行业极为不匹配和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该行业的融资方式十分落伍。刘志鹏告诉记者,由于影视、动漫这种企业以前都是私下融资,从来没有听说哪家动漫公司或者影视公司找银行融资。虽然长久以来,融资一直依靠“发动群众找朋友”的民间融资方式进行,却始终伴随着质疑声:一个行业、一个产业长期从正规金融体系外获得资金维持自身发展,很奇怪也并不正规。

影视行业融资难的根源既明显又难以克服。“有效抵押物不足或缺乏的问题得不到解决,企业就无法获得银行贷款。”在刘志鹏看来,抵押物问题解决的难度甚至要超过融资难度本身。他解释说,以福丰达为例,科研开发是公司发展的重点,也是业务拓展的强大后盾。科研开发的重要地位使得公司对这部分的投入很多,巨大的科研投入换来的是30多项知识产权,这也是目前公司最具有价值的财产。而对于很多银行来讲,知识产权并不能充当抵押品。刘志鹏希望,某家银行能迈出一步,创新金融产品,解决他们的问题。

5年前,他认为自己已经接近了那一步。2006年,电影《集结号》获得某家银行5000万元的贷款支持,虽然金额有限,却引起了很多同行业者的关注,很多人认为,在银行眼中,财务流程不透明、票房成绩无法预期、就连最基本的摄制团队也不稳定的高风险影视项目都能引来银行资金支持,是否意味着银行已经迈出了这一步?

然而,刘志鹏并没有等来好消息,“这一步,对于银行来说还是有点难”。

一步之因

20106月,福丰达获得天津银行1000万元贷款支持。虽然在一年多的时间内,福丰达已经与天津银行建立了良好信贷关系,银行的信贷资金也在公司发展中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刘志鹏还是不太相信自己终于等到了这一步,“就连我们都认为,天津银行的这一步迈得太大胆了,之所以用大胆来形容是因为即便是从目前情况来看,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也不成熟,在不成熟的情况下进入就更需要很大勇气。”

虽然被评价为大胆,但天津银行的大胆并不是一时的意气用事。天津银行小企业金融服务中心相关负责人就表示,行业风险是我们肯定要考虑的,我们确实看到大多数影视、动漫等文化创意产业的公司不能满足银行贷款要求,而我们走访时更发现,文化创意产业有着广阔的发展前景,我们必须把第一步迈出去,才能抢占“先机”。

天津银行的这种抢先意识产生于2010年年初。20103月,天津市召开文化大发展大繁荣攻坚战推动会,在这次会议上,天津市市委书记张高丽明确提出要“加快重点文化项目建设,生产更多文艺和影视精品,在繁荣发展文化事业上取得重大进展。要大力提高文化整体实力,实施重大文化产业项目带动战略,培育和组建一批成长性好、竞争力强的大型文化产业集团,建设各具特色的文化产业园区和文化产业集群,推动文化投资主体多元化,在发展文化产业上取得重大进展。”按照这次会议提出的“到2015年,文化发展主要指标位居全国前列,文化产业增加值占全市生产总值的比重超过5%。”的文化建设总的发展目标安排,包括福丰达在内的文化创意产业企业将迎来重大的发展机遇。

不仅仅是企业认识到了这一点,很多银行也看到了“商机”,天津银行选择了主动出击,此后一家担保公司的担保也解决了福丰达公司无抵押物贷款的难题。20106月,天津银行首笔1000万元贷款资金快速注入公司。“贷款额度虽然只有1000万元,却产生了意想不到的社会效应。一些文化创意产业公司纷纷前来咨询贷款事宜,我们今年所支持文化创意产业公司的数量也有明显的提高。”该负责人表示。

一步之始

就在上个月,福丰达公司驻美国洛杉矶办事处正式成立,这也是该公司在海外建立的第一家办事处。刘志鹏告诉记者,正是有了天津银行的这笔贷款,公司才能够添置设备、引进人才,拿到海外订单。他还补充说,“资金实力有限的时候,我们只能接低利润的海外转包‘二手活’,如今我们做的基本都是利润更高的‘一手活’。”

银行贷款给企业带来的改变,对于银行自身来说,改变也在发生。“比如,一部影片的拍摄周期大致在23年,普通的贷款期限无法满足,我们就推出了流动资金循环贷款,解决了企业阶段性的融资需求;还比如,文化企业资金需求比较急,我们就实行了‘绿色通道’审批,建立‘一对一’金融服务,量身设计综合金融服务方案,”天津银行小企业服务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

刘志鹏所提出的知识产权无法作为银行有效抵押品的问题,也将不再是一个问题。该中心负责人就表示,目前,我们正在探索商标专用权质押贷款、专利权质押贷款、联保贷、增值贷及正积极研发的著作权质押贷款等多款中小企业特色产品,积极去除文化创意企业与银行沟通的障碍。

天津银行的大胆创新也得益于天津各相关部门的共同支持。

目前,在天津市各相关部门的共同配合下,新型质押信贷质押物的质押登记工作从无至有:工商部门负责商标权和非上市股权质押登记工作;知识产权主管部门开办了专利权质押登记;人民银行总行建立的应收账款质押登记系统已经上线运行。各类高新技术转让平台和非上市股权交易平台逐步建立完善,为专利权和股权质押物的处置提供了基础和平台。

如今,天津文化创意产业市场中的“银行因子”分外活跃。据了解,中国银行天津分行、中国民生银行天津分行、浦发银行天津分行、北京银行天津分行、浙商银行天津分行已签署《支持天津市文化产业发展合作备忘录》。各银行支持天津市文化产业发展的信贷额度总额达160亿元,并在拓展业务范围、改善金融服务等方面进行探索和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