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今日天行>媒体关注
《和讯网》:资产证券化对中小银行定位战略发展至关重要

 

 

7月9日,由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主办的“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2016北京年会”在北京召开,会议主题为“供给侧改革与财富管理市场谋变”。天津银行行长文远华参加活动并参与论坛的讨论。
 
  以下为嘉宾发言全文:
 
  文远华:我们今天的主题是“供给侧改革与财富管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一个新的口号,过去30年,我们很多的政策包括企业或政府的着力点都在需求侧,所谓大家树立三架马车,投资、需求与进出口,如果通过供给侧改革,现在中央的文件说的很清楚,落脚在效率,要改变它就是做生产模式的改变,宏观上叫做增长方式的转变。我们资产证券化业务或者刚才王伟总监讲的有那么多种方式,把我们的存量转到新的投资方案去,都是在调整资本的要素。
 
  供给侧改革结构这件事情,结构性改革连起来说是一个国际性的概念,中国经常把结构和改革分开,结构是政府经常强调的,以政府为主语的调整,我相信不是国际语境下的供给侧改革,我们应该是用市场的力量配置资源,用市场的方向引导做资金要素配置到最有效的地方,我们最近所做的工作就是尽量发现高效的部门过程高效的地方来的资源,这是宏观意义上跟我们的联系。
 
  回到微观层面,在企业层面,当我们把每个企业有那么一条或者几条生产函数,把资本腾挪开,理论上讲只要有现金流都能够做证券化,我们现在有很多金融机构,很多银行也都在做证券工作、财务顾问,帮助企业做证券化,也是调整结构转变增长方式的基础。
 
  作为银行而言,我们现在担负着整个社会融资的主渠道的责任,在银行一两百万亿这么一个资产上积累了很多存量的要素,如果把这些要素盘活开来,转向新的投向,对于银行本身也是一个非常的的意义,对我们这种中小银行而言意义尤其重大,因为业界都在说我们同质化,做了一样的事情,我们通过调整结构,存量上调整的是想推出的方向,不知不觉假以时日就能实现我们的区别化,我们所说的战略区别最终体现在资产负债表上,资产结构的区别,所以资产证券化对我们这种中小银行的差别,差别和定位战略发展非常重要。
 
  回到刚才王总提到的问题,那么多种资产转移的方式,哪一种是最有希望或者我最在意。其实中国计划经济的影响,这么多年来融资的主渠道肯定在银行,很多年都是百分之八九十,甚至很高,很多资产负债表两百万亿,跟企业性或者个人性相关的应该是一百万亿左右,这一部分资产是存量资产直接可以做证券化,每年还有增量,增量也有几万亿或者十几万亿。在中国的金融体系中这是管理比较规范的一部分资产,我不是说别的经济结构或者企业相对不规范,因为金融机构,国外很多文献研究,即便是在计划经济时期,我们中国的商业银行配置资源也是相对最有效率的,因为不是说这帮人有多聪明,而是因为他们干的活多,就跟理发匠一样,理的多配置资源会高一些,这一部分人在未来一段时间之内是一个资产证券化的主战场,去年我看了这个数,从银行里理出来的资产证券化大概在55%左右,今年前几个月上升了68%,这个数据就能说明趋势。
 
  企业资产证券化方面,也大有可为,特别是资产的多样化,因为像物业公司的收费,先进点的像互联网的京东白条,都是在走多样化之路,多样化方面是金融业乃至实体经济证券化的创新富极之地,这一块是很有意思的,作为我们从业者肯定要关注和积极参与。
 
  不良资产证券化方面,刚才童文涛总经理的想法我是很认同的, 这一块市场是大有希望并且在市场上有很多需求,现在大家都知道我们这个行业进入了很多不良资产,不良资产的证券化只要是信息充分,只要尽量容易做,只要流程合适,只要定价合适,因为银行出来的这部分资产,我觉得整体来讲还是相对规范一些的,这一市场前景巨大,在世界金融发展史上也有一些。但是我们国家现在基础设施特别是制度环境方面还差的比较远,可能短时期内难以有很大期待,但我相信未来应该会有比较大的发展。
 
  债转股,证券化的一种渠道。2001年左右,进行了一波债转股,主要以国有企业为主,当时是经人民银行和经贸委批准,还报国务院批准,大概580-600家左右,流程非常严格,当时在那个时候做债转股之后,这些企业在下一个经济周期上来的时候,这些资产都几倍的升值,要接受债转股的债权人,金融机构都得到了很大的好处,当然企业也在这个过程当中度过了难关。当时筛选企业的时候有几个条件。第一,这个企业本身经营还是不错的。第二,管理团队也不错。第三,只是因为赞成的债务压力过重陷入困境,债务解决之后就能做起来,是这样的情况。
 
  现在市场上有一些不太好的苗头,比如说有一些本身就处在不是太好的行业,债务沉重或者是靠他自己生成的盈利难以涵盖财务的利息。讲土一点,大家都熟知的它处在一个庞氏骗局的过程当中,在这个情况下,有一些企业就有点不想还债,等待着上面下政策,再来一轮债转股,这就不是一个好的苗头,对市场也不是好事。如果有个别央企出现这种事,可能将会影响央企在全世界金融市场的融资的可能性和价格,如果在一个区域、一个城市出现一段这种时间,将影响到整个城市或者区域的金融生态环境,也影响到他们融资的价格及其他条件,这是一个背书效应,是得不偿失的事情。如果要做这件事,我在这里呼吁,在国家层面要定立严格的标准和流程,才有可能做的起来,所以我的态度也比较明确。谢谢。